上一頁 下一頁




從語言學看 擬人、移就 和 擬物

鄭雅麗*

1. 意義成份分析法:從語言學到修辭學

    在一般語言研究上,意義成份分析法就是把一個語音或詞語分割成更小的單位。其實這個方法,最早是語音學家拿來分析音位(phoneme)。音位學上有一個概念,叫做“區別性特徵”,這類特徵,就是把一個語音跟另外一個語音分辨出來。舉個簡單的例子,好像/bo/跟/po/的分別,在於前者的/b/屬濁塞音,而後者的/p/屬清塞音。區別性特徵以二項對立的形式出現,用加號﹝+﹞表示具有某種特徵,减號﹝-﹞表示缺乏某種特徵。例如,[±濁音] 是一個區別性特徵;/b/ 理所當然是 [+濁音],而 /p/是清塞音,所以是 [-濁音]。

其後,西方著名學者像喬姆斯基﹝N. Chomsky﹞、葉爾姆斯萊夫﹝L. Hyelmslev﹞、雅各布森﹝R. Jakobson﹞都把意義成份分析法應用到語義學的範疇上。區別性特徵既然可以拿來分辨語音,當然也可以拿來分辨詞義。文獻上(例如 Leech,1974:96)常引用的例子是“婦女” [1] 一詞。名詞“婦女”可以分作三個區別性特徵的意義成份:[+人]、[-男性] 和 [+成年]。意思說‘婦女’ [2] 是‘非男性’的‘成年’‘人’。試比較“婦女”與“女孩”(Jackson, 1988:80)。“女孩”也分作三個區別性特徵的意義成份:[+人]、[-男性] 和 [-成年]。換句話說‘女孩’是‘非男性’的‘未成年’‘人’。如此類推,名詞“父親”具有 [+人]、[+男性]、[+育有子女] 和 [+成年];而“祖母”則有 [+人]、[-男性]、[+抱孫] 和 [+成年] 等等區別性特徵的意義成份3

本文目的有二:第一,以區別性特徵 [±人] 給擬人格、移就格和擬物格下定義;第二,以語法概念把這三個辭格分類。很多學生都把擬人格和移就格混淆,所以我們首先把這兩個辭格處理好,最後才分析擬物格。一個擬人格的主語或中心語必須屬 [-人] 的非人類事或物,而其定語或謂語卻必須含有 [+人] 的性情動態:

擬人格: 主語 +  謂語       或  修飾語 + 中心語

[-人]   [+人]     [+人]    [-人]

跟擬人格一樣,移就格的主語或中心語必須屬 [-人] 非人類事或物;但跟擬人格不同的地方是,移就格的定語或謂語必須含有 [+人特指甲] 某特定人物甲的性情動態,這個物甲在文本的上文中已經出現:

     移就格: 主語 +  謂語 或  修飾語 + 中心語

[-人]    [+人特指甲] [+人特指甲] [-人]

而擬物格剛好跟擬人、移就格相反:其定語或謂語必須是生物、死物或事物的性情動態,即:含有 [-人] 的義意成份。擬物格又分兩類:第一類視人爲物,主語或中心語是 [+人],謂語或修飾語是 [-人]。第二類視甲物爲乙物,主語或中心語有 [-人] 成份,而謂語或修飾語有 [-人] 成份:

     擬物格一:主語  + 謂語 或  修飾語 + 中心語

[+人]    [-人]    [-人]    [+人]        

擬物格二:主語  + 謂語 或   修飾語 + 中心語

[-人]   [-人]   [-人]   [-人]

2. 擬人格語法結構

     在語義層面上,擬人格就是以物當人,把人類特有的性情動態,加諸動物或死物之上,以收文筆生動之效。在語法層面上,擬人格可以是一個句子,也可以是詞組:

2.1 擬人格句子

    擬人格句子由 [-人] 主語加上 [+人] 謂語組成,而這些謂語部份,我們可以分兩方面來研究:第一類的謂語包括不及物動(或形容詞,第二類謂語包括及物動詞(或形容詞)。

2.1.1 [+人] 不及物動詞支配 [-人] 主語

常見的擬人格句子由 [-人] 的主語和 [+人] 的謂語組成,例如:

         例1  石碑湖水黯然相望  雲惟利〈南洋文學叢書緣起〉

擬人格的特色,最重要就是把人類獨有的一舉一動、七情六慾套用在非人類的事物上。這個例子的主語是“石碑和湖水”,二物皆非人類也,雖然‘相望’幷非人類獨有的動作,其他動物也會‘相望’,好像兩條狗在路上相遇也會相望﹝不管是好意是敵意﹞,但其謂語部份的修飾語“黯然”却是人類的感情,在其他動物身上找不到的。因此,我們斷定例1是擬人格。又例如:

2  天色變老,雨點在空中跳舞 ……  何秀萍《深紫色》

千古名句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毫無疑問屬擬人格,例2的“天色變老”却不肯定了。人當然會老,別的生物何嘗不會老?所以,說“天色變老”是擬人格可以,說是擬物格也未嘗不可。相對地,“雨點在空中跳舞”就百份之百屬擬人格,除了人之外,我們也想不出有其他動物能跳舞。又例如路燈徹夜通明,何難之有,但人若徹夜不眠不休,就成了苦差。在下面的例子堙A作者運用擬人格,把路燈看成人類:

3  路燈,…… 苦撐到天明。  陳華淑〈斯夜獨思量〉

2.1.2  [+人] 及物動詞支配 [-人] 賓語

第二類的擬人格出現在主謂句堛滌妡奏組堶情C這個動賓詞組由一個 [+人] 及物動詞和 [-人] 賓語所組成。例如:

4  忙煞我手堛熄怚尨4  冰秀〈鬼城、人情〉

這例子的謂語部份包括 [+人] 及物動詞“忙煞”和 [-人] 賓語“傻瓜機”。世上只有人類才會忙得團團轉,照相機哪里會?所以例4屬擬人格。又舉例說:

5  過去的理想是給世界打了一拳5 ……  郭瑞明〈論餘華小說中的“血”

這是一個複合擬人句,包括兩個擬人格。第一個擬人格出現在謂語部份堛滌妡奏組堙G賓語“世界”並非拳擊手,不能捱揍,這是擬人格。第二個擬人格出現在主語和謂語的關係上:主語“過去的理想”不是人,不能出拳打人,也是—擬人格。第一個擬人格所涉及的範圍較小,我們把它當作第一層;第二個擬人格所涉及的範圍較大,我們把它當作第二層;前後兩者遂形成一個“深度”。我們可以借用傳統語法家分析複句的方法,把例5這複合擬人句在圖1表達出來:

2.2 擬人格詞組

一個擬人格詞組由 [+人] 的修飾語和 [-人] 的中心語所組成,例如:

例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迎面的儘是和煦的曙光,還有撩人曉風 ……

一點紅〈名劍斷在古亭外

這例句擁有兩個定中結構的名詞詞組,即:“和煦的曙光”和“撩人的曉風”。嚴格來說,漢語的語感告訴我們天邊的‘曙光’不可能像‘朝陽’那樣的‘和煦’,所以我們可以說這是擬物格二﹝見§4.2.2﹞,把甲物‘曙光’看成乙物‘朝陽’。再看第二個名詞詞組,“撩人”是定語,“曉風”是中心語,天下只有人才會‘撩人’,‘曉風’不會,所以這個才是真正的擬人格詞組。例6屬複合修辭格:兩個名詞詞組,一先一後,各自含有兩個不同辭格,形成一個“廣度”,如下圖所示:

3. 移就格語法結構

大部份修辭的學生,常覺得分辨擬人格和移就格很困難。事實上,這兩個修辭法的確很相似,都是以物當作人來描述,把 [+人] 的表情動態加諸動物或死物之上。但有一點我們得注意:擬人格只把類屬性的人類心理狀態、動作行爲套用到其他動物、死物或事物上面去,而移就格,却是在某個文本堛澈定環境下,把某個特定具體人物的性情動態,轉移到其他外物上去。試比較“投奔海”和“髮衝冠”兩個例子。“怒海”中的“怒”是人類七情之一,把大海擬人,發怒的大海波濤洶湧,所以,“投奔怒海”屬擬人格。岳飛爲國事大發脾氣,賦詞〈滿江紅〉,不直接說自己滿腔怒氣,而間接把自己內心的情緒,外移到自己的頭髮上去,說自己的頭髮怒不可遏,連冠冕也戴不上了,所以,“怒髮衝冠”屬移就格6。移就格的定語或謂語必須含有 [+人特指甲] 的意義成份,而幷非泛指一般人類的 [+人] 意義成份。

一般翻譯學者研究修辭,都認爲漢語的移就格不及英語的來得廣泛(見李定坤,1994:216;陳定安,199463)。目前我們也同意這點,不過將來還是需要利用語料庫做大規模的數量調查,才可以證實。但要是我們的估計正確的話,那我們就可以解釋,爲甚麼我們手上大部份的英語漢譯例子都不能保留移就格。例如:

例7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We all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uneasy silence of strangers and the relaxed silence of old friends.

C. Reed “Why we dont keep 100% silence at (some of) our retreats?”

這例子有兩個移就格名詞詞組,中心語一樣,都是“silence”,但第一個移就格的定語是“uneasy”,原意指‘陌生人侷促不安第二個是“relaxed”,原意指‘老朋友無拘無束’。漢譯的時候,前者可以保留其移就格,後者就不能:

8  我們都知道,陌生人之間那種 ü 局促不安的沈默,跟老朋友之間那種     û 無拘無束沈默是有分別的。  自譯

有見及此,我們只好完全放弃移就格,把意思翻譯過來就算了:

9  我們都知道,陌生人之間不說話,令人侷促不安,但跟老朋友不說話,卻不覺得彆扭,那是有分別的。  自譯

在漢譯的例子堙A我們把原來被外移到“silence”去的兩種感覺,分別打回原形,移回‘陌生人’和‘老朋友’的內心去。

跟擬人格一樣,在語法層面上,移就格可以在句子或詞組中出現。由于目前我們所收集的漢語例子有限,本文只能舉出下列兩個例子:

3.1 移就格句子

一個移就格句子由 [-人] 的主語和 [+人特指甲] 的謂語所組成,例如:

10  空氣忽然間鬱悶起來,我幾乎窒息。  一點紅〈就是那麼惘然〉

第一個分句的主語“空氣”是 [-人],在謂語堛滌妗是“鬱悶”,含有 [+人特指甲] 意義成份。第二個分句的主語是第一人身稱“我”。“我”是故事中主角,因爲某原因心中不快,覺得“幾乎窒息”,作者把這主人翁的內心感覺,外移到空氣中去,不直接說他心情不暢快,而利用物理反射作用的方法,間接描寫空氣鬱悶。這就是移就格。

3.2 移就格詞組

一個移就格的詞組由 [+人特指甲] 定語和 [-] 中心語所組成,例如:

例1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站在人群中,蒼白消瘦的臉上浮現著幸福的紅暈

楊沫《青春之歌》7

這例句的中心語是“紅暈,含有 [-] 意義成份,受 [+人特指甲] 定語“幸福”修飾,而這特指甲的人物就是“她”。在這個作品堙A“她”心中感到非常幸福,作者把她內心的感覺外移到她臉上去;“幸福的紅暈”跟上文“怒髮衝冠”的“怒髮”情況一樣。

4. 擬物格語法結構

跟擬人格和移就格相反,在一個擬物格的句子堙A作定語或謂語用的詞語或詞組必須含有 [-人] 非人類情態的意義成份。擬物格分兩類:一類以人當物,主語或中心語是含有 [+人] 意義成份,謂語或修飾語含有 [-人] 意義成份。而另一類則以甲物當乙物主語或中心語是 [-人] 生物、死物或事物,但謂語或修飾語含有 [-人] 意義成份。

4.1 以人當物   

以人當物的擬物格又分兩小類:第一類是句子,由 [+人] 主語和 [-人] 謂語組成;第二類是詞組,由 [-人] 定語和 [+人] 中心語組成。

4.1.1 擬物格句子

跟擬人格句子一樣,擬物格句由 [+人] 主語加 [-人] 謂語組成,而這謂語部份,我們可以分兩方面來研究:第一類的謂語包括不及物動詞(或形容詞,第二類謂語包括及物動詞(或形容詞

4.1.1.1 [-人] 不及物動詞支配 [+人] 主語

下面是兩個典型的擬物格句子:

12  只要心懷不軌或缺德的傢夥在我耳邊出其不意大一聲 ……     一點紅〈春秋筆的絕症〉

13  認爲這位令荷蘭未能出綫2002世界盃的領隊不宜回巢。      

《進攻》08-03-21-03, 2003

大家都知道,只有獅虎之類的猛獸才會‘咆吼’,雀鳥之類的飛禽才會‘回巢’,其他生物都不會;但人雖不會‘咆吼’,不會‘回巢’,生氣時會大叫大鬧,別無去路時會回到以前生活過的地方去。我們不難看出,上面兩個例子運用了擬物手法,分別把缺德的人看作猛獸,把回到以前工作的單位的領隊看作飛鳥,將‘大吼’和‘回巢’等動態加諸兩者身上,令讀者在腦海中浮現一幕生動的畫面,這是擬物格。

4.1.1.2  [-人] 及物動詞支配 [+人] 賓語

第二類的擬人格出現在主謂句堛滌妡奏組堶情A但這個動賓詞組由一個 [-人] 及物動詞和 [+人] 賓語所組成。例如:

14  修鹹頓的老牌領隊麥文尼采﹝Lawrie McMenemy﹞曾經因爲麥克•胡禮﹝Mark Wright﹞挑戰他的領隊權威,將6呎2吋高的麥克•胡禮擲向浴室。  《進攻》08-03-21-03, 2003

這謂語部份是一個動賓詞組;及物動詞是“擲”,賓語是“6呎2吋高的麥克•胡禮”。通常漢語只說把體積較小的物品投擲,我們不說把人投擲;現在作者故意把堂堂6呎大漢當作物品,被人擲到浴室堨h,這是擬物格。

4.1.2  擬物格詞組

擬物格詞組由 [-人] 定語與 [+人] 中心語;例如:

15  沒有根浪子無法衝鋒陷陣  一點紅〈名劍斷在古亭外〉  

“根”原來指植物的一部份,後來發展出其他引申義8。二十世紀七十年代,美國黑人Alex Haley 寫了 Roots,轟動文壇,內容追溯自己祖先如何從非洲被賣到美洲當黑奴。Roots 後來拍成電影,十分賣座;又被譯成中文,在中國也成爲暢銷書,是以“尋根”、“無根的一代”等詞語、詞組開始流行起來。英語名詞“roots”,動詞“uproot”,跟漢語名詞“根”等等情况一樣,都是由一詞一義發展成一詞多義,幷且在語言發展的過程中,逐漸喪失了 [-人] 的意義成份。因此,我們可以把例15判斷爲擬物格,也可以說這只是一個平鋪直叙的句子,作者沒有用上任何修辭手法。

4.2 以甲物當乙物

以人當物的擬物格又分兩小類:第一類通常是句子,由 [-人] 主語和 [-人] 謂語組成;第二類是詞組,由 [-人] 定語和 [-人] 中心語組成。

4.2.1 擬物格句子

這類句子由 [-人] 主語加上 [-人] 謂語組成,而這些謂語部份又分兩類。第一類的謂語包括不及物動詞(或形容詞),由 [-人] 不及物動詞支配 [-人] 主語,而第二類謂語是一個動賓詞組,作者把 [-人] 賓語視爲 [-人] 賓語。

4.2.1.1 [-人] 不及物動詞支配 [-人] 主語

這類擬物格出現在主謂句堙C主語是人類以外的事或物,但謂語中的不及物動詞(或形容詞),在平常情況之下,是形容說明另外一類的事或物,例如:

16  只是年少的理想騁馳了八千里路 ……  一點紅〈名劍斷在古亭外〉

17  神思脫羈而出飛馳到那一段追風的泥路上。 陳華淑〈兒歌啁啾9

例18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種種玄之又玄,奧妙莫測的問題,經常盤纏在我心中。

       陳華淑〈斯夜獨思量〉

主語“年少的理想”、“神思” 和“這種種玄之又玄,奧妙莫測的問題”皆非人類也,都是抽象概念,謂語部份的不及物動詞“騁馳”、“脫羈而出”與“飛馳”原指馬匹奔跑之態,而“盤纏”則指植物盤根交錯之貌,現在作者把這些“理想”、“神思”、“問題”當成馬匹、植物看待,那當然是以甲物比乙物的修辭手法。

4.2.1.2  [-人] 賓語取代 [-人] 賓語

上文我們所討論的例子,主要是 [-人] 不及物動詞如何支配 [-人] 主語。在這堙A我們要看一些擬物格句子,這些句子的謂語部份由及物動詞支配一個賓語;這賓語原本必須含有 [-人] 的義意成份,現在作者改用另外一個含有 [-人] 義意成份的賓語。例如:

19  枚君和丈夫的感情,幾十年來,保持了一定的溫度

黃孟文〈一朵玫瑰花〉

這個句子的原意說‘多年來,夫妻倆的感情保持穩定’,但作者在及物動詞“保持”跟其賓語“穩定”之間用了修辭手法,把‘穩定性’看成‘溫度’,故意將甲物‘感情’看成乙物‘天氣’或‘食物’之類的事物,這就是以 [-人] 賓語取代 [-人] 賓語的擬物手法。事實上,這特殊的寫作技巧相當普遍,讓我們再看一個漢語例子:

20  穿過許多新棉襖,多少平凡的驕傲。一年又一年,一件又一件,穿

過快樂穿過年少 ……10  梁文福11

在一般情況下,及物動詞“穿”應該支配一個跟‘衣服’有關的賓語,而且在這例子堙A作者特別強調所“穿”的“棉襖”背後所隱含的意義。在這個作品中,作者把抽象概念,即甲物‘快樂’和‘年少’當作乙物‘棉襖’,可以穿在身上,這就是擬物格。其他同類的例子包括:

21  跳出困局攀更高  《進攻》08-03-21-03, 2003

22  費格遜種下恩怨多蘿蘿  《進攻》08-03-21-03, 2003

23  他認爲史特根是爲恐不及地逃離曼聯  《進攻》08-03-21-03, 2003

4.2.2 擬物格詞組

擬物格詞組由 [-人] 定語和 [-人] 中心語組成。下面我們列出四個常見的詞組,其中只有一個是擬物格:

24  同情之手

痛苦的深淵

青春之歌

快樂的泉源

第一個,“同情之手”用上複合修辭格:“手”意思指‘人’,屬借代格,而這人又富有同情心,其同情心外移到手上,屬移就格。第二個,“痛苦的深淵”屬暗喻格,我們可以輕易把它變作明喻格,舉例說,“痛苦像深淵一樣,掉下去不容易再爬上來。”第三個“青春之歌”屬擬人格,把‘青春’看作人;‘青春之歌’就是‘青春所唱的歌’。最後第四個,“快樂的泉源”才是擬物格。本來世上只有河流之類才有泉源,現在把‘快樂’視爲‘河流’,有源頭可尋,這就是以此物看成彼物的修辭手法了。清楚確認甚麼是擬物格之後,分析下面的例子就自然輕鬆了:

25  但現在卻嚐到快樂的滋味  《進攻》08-03-21-03, 2003

定中結構的名詞詞組“快樂的滋味”是擬物格,作者把甲物‘快樂’看成乙物‘食物’,有滋有味;這跟“快樂的泉源”同類,屬擬物格二。

參考書目

陳定安1996《英漢修辭與翻譯》,香港:商務印書館。

李定坤1994《漢英辭格對比與翻譯》,武漢: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。

Jackson, H. 1988. Words and Their Meaning. England: Longman.

Leech, G. 1974. Semantics. New York: Penguin Books Ltd.

Lyons, J. 1989. Introduction to Theoretical Linguistics. Cambridge: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.

出版消息()

李樂毅著,《漢字演變五百例》(修訂版), 北京:北京語言大學出版社, 200212月第2版。

張惠英著,《語言與姓名文化 東亞人名地名族名探源》, 北京: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, 20023月。

張惠英著,《漢藏系語言和漢語方言比較研究》, 北京:民族出版社, 20022月。

方松熹著,《舟山方言》, 北京:中國文聯出版社, 20021月。

Cheung Kwan-hin and Robert S. Bauer, The Representation of Cantonese with Chinese Characters, Journal of Chinese Linguistics Monograph Series No.18,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Berkeley, 2002.(張群顯、包睿舜,《以漢字寫粵語》,“中國語言學報叢書”之18, 美國加州大學。)

戴昭銘著,《大漠孤烟》(長篇小說), 北京:華藝出版社, 20016月。

曹煒著,《現代漢語詞義學》, 上海:學林出版社, 20016月。



* 鄭雅麗女士, 香港大學中文系。

1. 雙引號表示詞語。

2. 單引號表示詞義。

3. 讀者如對意義成份分析法感興趣,可參閱 Lyons﹝1989: 470-481﹞。

4. “傻瓜機”是暗喻格。這例句是複合修辭句,存有一個擬人格和一個暗喻格。

5. 這是主動句;原文見余華、潘凱雄〈新年第一天的對話——關于許三觀賣血記及其他〉:“過去的理想是給世界打了一拳,其實世界這麼大,我那麼小,擊出去就像在空氣上一樣,有屁用。”

6. 嚴格地說,“怒髮衝冠”屬複合修辭格,包括一個移就格和一個誇張格。

7. 這例子摘錄自李定坤﹝1994:210﹞。

8. 見《辭海》,中華書局1992年版,頁691。

9. 順帶一提,這篇作品的題目〈兒歌啁啾〉亦屬以甲物比乙物的擬物格一。

10. 這例句也是拈連格。

11. 作品出處不詳。


回到頁頂